来自 拉菲彩票官网 2018-12-14 21:05 的文章

他感觉这个自己以前一直都忽略的儿子貌似跟一

  在场的众人这时才好像注意到楚休,二夫人顿时一皱眉,她怕的就是现在这样,她虽然拉拢到了三夫人和楚伤,但楚休这个白痴却是一直都站在大夫人和楚开那边的。
 
    大夫人也是知道这点,她得意的朝着二夫人扬了扬眉毛,二对二,如果楚宗光再明目张胆的偏袒楚伤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 
    但谁知道楚休此时却是笑了笑,对着楚宗光一拱手道:“父亲大人决定的事情,孩儿怎么敢有看法?自然是父亲大人怎么说,孩儿就怎么做喽。”
 
    此话一出口,在场的众人尽皆愕然。
 
    大夫人和楚开都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休,特别是楚开,他可是记得,以前这小子一直都跟在他屁股后面当跟班,现在他竟然敢跟自己作对?
 
    而二夫人则是皱了皱眉头,她倒是有些猜不透楚休在想些什么了。
 
    她现在可以确定,楚休应该是知道自己设计想要杀他的事情,但他就算是知道这些,他竟然还站在自己这边,楚休究竟是什么意思?
 
    其实楚休的意思很简单,这家主之位,他也想要争一争,站在大夫人这边,他还争个屁?
 
    以前的楚休不想争,但现在的楚休,不争家主之位,这楚家的资产,难道还能便宜他那几个废物兄弟不成?
 
    此时就连楚宗光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楚休,他感觉这个自己以前一直都忽略的儿子,貌似跟一年前有些不一样了,南山矿区那边就这么锻炼人吗?
------------
 
第八章 不懂规矩
 
    楚休的选择让所有人都想象不到,不过二夫人和三夫人那边却都是露出了一丝喜色。
 
    不管楚休因为什么站在大夫人的对立面,反正她们是得利者,这便足够了。
 
    楚开对着身旁的楚休低声恶狠狠道:“楚休!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我再给你一个机会,你敢不敢再说一次?”
 
    从楚休进来到现在,楚开一直都没正眼看楚休,现在唯一一次正视楚休,却是因为楚休站在了他的对立面,他的态度也跟面对以前的楚休一样,居高临下。
 
    楚休撇了他一眼,高声道:“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听从父亲大人的话难道还错了?大哥你现在还不是家主呢,管的就这么宽,等你真成了我楚家的家主,是不是我们这几个弟弟都要被你赶出楚家要饭去了?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!”
 
    楚开直接被气到腾的一下站起来,不过楚宗光的面色却是顿时一沉,冷哼道:“坐下!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,还有一点当大哥的威严吗?别忘了,我还没死呢!现在楚家选的也不是家主,而是家主继承人!”
 
    楚宗光虽然懒得去管楚家的事情,一心都扑在闭关上,但他也是有底线的,楚开如此僭越,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理。
 
    楚开悻悻然的坐下,楚家大夫人也是铁青着脸不吭声。
 
    楚宗光咳嗽了一声道:“行了,这件事情便这么定下了,谁都不允许再吵了。”
 
    不过就在此时,楚休却是忽然站起来道:“父亲大人,孩儿还有话要说。”
 
    楚宗光皱眉道:“你还有什么事情?”
 
    楚休淡淡道:“大哥他们手里都掌握着一部分的家族生意,但我手里面有什么?父亲大人既然定下这家主继承人的规矩,那也不能厚此薄彼不是?”
 
    此言一出,除了楚宗光外,在场的所有人面色都有些变化,楚休的意思很明显了,他要一部分家族生意,他也想要争一争这家主继承人的位置!
 
    这时二夫人才明白楚休为何会站在她们这边,准确的说现在的楚休应该是站在自己这边才对。
 
    楚开死死盯着楚休,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 
    就这个废物也想也算是楚家的生意,不过矿区就那么大,再有本事的人也变不出第二个来,守着那南山矿区当生意,基本上跟放弃家主继承人没什么两样。
 
    就在此时,楚休站起来,忽然对柳官家道:“柳管家,过来一下,我有事情要跟你说。”
 
    那柳官家一愣,不过他还是走了过来,嘴里嘀咕道:“有什么事情二公子直接说就是,难道还怕我离的远听不到吗?”
 
    不过等他刚刚走到楚休身旁,楚休却是毫无预兆的忽然出手,一拳打在了柳管家的腹部,强大力量顿时让柳管家吐出一口鲜血,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这还没完,楚休面无表情的一脚一脚的狠踹着那柳官家,瞬间那柳官家便已经满头鲜血,发出一声声惨嚎。
 
    现在可是家族议事,谁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忽然暴起出手,等众人反应过来时,那柳管家已经被楚休踩的奄奄一息,光有出气没有进气了。
 
    二夫人等人看着楚休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却是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 
    不光是因为楚休的狠辣,而是因为此时的楚休简直就好像是换了个人一般,让他们产生了一种极强的不适感。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楚宗光愤怒的一掌落下,他身边的桌子立刻便四分五裂。
 
    “够了!楚休!你想干什么?当众出手,你还没有没有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?”
 
    看到楚宗光发怒,楚休这才停下手,眼中隐隐闪过了一丝异样之色。
 
    看来自己之前貌似真不得这位便宜老爹的欢心。
 
    方才楚开当着他的面如此僭越,他也只不过是呵斥了一声而已,现在轮到他教训一个下人,楚宗光却是气的直接拍了桌子。
 
    楚休慢条斯理的对着楚宗光拱拱手道:“父亲大人请息怒,孩儿只是一时没控制住而已。
 
    什么时候主人说话也轮到一个下人随意插嘴了?我一年多没回楚家,现在的楚家已经如此没规矩了吗?
 
    恕孩儿直言,父亲大人您平日里就是太和善了,这才让这些下人都不知道了规矩。”
 
    楚休冷冷的撇了一眼自己脚下的柳管家道:“这种货色要是放在南山矿区那边,早就让我丢出去点天灯了,父亲大人仁慈,但我楚休可没那么好说话。”
 
    楚休解释的同时不着痕迹的捧了楚宗光几句,倒是让楚宗光的气消了大半。
 
    那柳管家虽然是大夫人的亲戚,但也毕竟只是一个下人,他还能为了一个下人让自己的儿子赔罪去不成?虽然这只是他最不喜欢的一个儿子。
 
    况且他常年闭关,家族里面的事情的确是很少管,倒是让这些下人变的有些不像话了。
 
    楚宗光随意的摆了摆手道:“算了,下次记住了,这里是楚家,不是南山矿区,有什么事情好好说,罚你三个月的月钱去给柳管家养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