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拉菲彩票登陆 2018-12-14 20:58 的文章

盗匪首领因为肩膀被楚休所伤无法双手握刀虎头

  “找死!”
 
    那盗匪首领眼中露出了一抹狠色,手中的虎头夺金刀斩出,刀势霸道,风声怒啸!
 
    他是野路子出身的武者,只学过一些粗浅的外功打熬筋骨,甚至连正经的刀法都不会。
 
    只不过他天生力气就大,虎头夺金刀这种重兵器在他手中舞起来简直就跟玩一样,这一刀扫下去,哪怕就是穿着盔甲,也要被斩成两截。
 
    同为淬体境,同阶武者之间的差距还是挺大的。
 
    之前那李通也是淬体境,他还是李家的旁系,修炼的也是李家的内功,结果实战经验却是弱的很。
 
    而眼前这盗匪首领身上没有一点内力存在,但出手之间却是果决狠辣,换成李通跟他交手,很可能一刀就会被他给砍了。
 
    但楚休不是李通,面对这势大力沉的一刀楚休冷静无比,他的力量不如这盗匪首领,面对那势大力沉的虎头夺金刀,恐怕他连一刀都挡不住。
 
    所以在那一刀斩来之时,他身形猛然停住,体内先天功的真气流转,只有薄薄的一丝,作用不大,但也聊胜于无,起码楚休才修炼了几天,真气的总量就要比他修炼了好几年的瀚海心法都大。
 
    一拳轰出,楚休的拳头落在了宽大的刀身之上,使得虎头夺金刀稍微那么一偏,险之又险的从楚休身旁划过。
 
    那盗匪首领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,似乎没想到这废物公子哥竟然能躲过他这一刀。
 
    不过随后这盗匪首领便直接手腕发力,化斩为扫,对着楚休拦腰斩来,但楚休却是顺势这么一滚,看似狼狈,但却躲过了这一扫。
 
    而且接下来这盗匪首领虽然打的凶狠,楚休也是闪躲的狼狈无比,但实际上楚休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。
 
    连续十几招都没奈何了对方,那盗匪首领已经有些着急了,不是怕杀不了楚休,而是自己的面子上过不去。
 
    当着自己这么多手下的面,结果自己竟然连一个废物公子哥都奈何不得,这岂不是显得自己比废物还废物?
 
    他的心一乱,手中的动作便有些乱了,完全是疯狂的攻击,已经放弃了自身的防御。
 
    就在此时,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精芒,在躲过了一刀之后,他的身形直接一矮,猛然间贴近了那盗匪首领,一抹银光从他袖中闪耀而出,直接向着那盗匪首领的脖颈划去!
 
    快刀出鞘,袖里青龙!
 
    那盗匪首领也算是身经百战,在看到那银色刀光的一瞬间他瞬间感觉头皮发麻,一股极强的危机感传来,他的身体强行扭曲,向后退去,避过了这必杀的一刀。
 
    但谁承想楚休却是刀势一变,仿若游龙一般扭曲着,向下斩去,一刀斩在他的肩膀上,差点将他一条胳膊给斩断!
 
    盗匪首领捂着鲜血横流的胳膊向后退去,眼中露出了惊惧之色,方才那一刀他要不是躲得快,只是一刀就会要了他的命!
 
    楚休手持短刀站在原地,他倒是没什么感觉,自己得到这袖里青龙的时间还是太短了,缺乏练习,如果再给他几天时间的多熟悉一下,那这盗匪首领绝对躲不过他这一刀。
 
    那盗匪首领眼中露出了一抹凶光道:“杀!一起上,把他们全都给我杀光!”
 
    ‘杀’字刚刚出口,一片喊杀之声便已经传来,不过却不是盗匪首领这边的,而是另外一波人。
 
    那一波人只有几十个,数量只有眼前这盗匪首领的一半,但却各个出手狠辣无比,上来便砍翻了一片人。
 
    其中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乃是他们的首领,面色蜡黄,身材虽然不矮但却干瘦,但他手中却是拖着一柄重剑,跟他的体形十分的不般配。
 
    这时高备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,来到楚休身边小心翼翼道:“公子,小人没来晚吧?”
 
    楚休一边盯着战场一边漫不经意道:“还行,刚刚好。”
 
    楚休虽然在武道上刚刚入门,但他毕竟算是武道世家出身,比一些野路子出身的武者见识要广一些,楚休只是从那黄脸汉子拖剑行走的步伐当中便能看出来,此人绝对跟那野路子出身的盗匪首领不一样,乃是有着正宗武道传承的武者!
 
    此时那盗匪首领看到这一幕,他不禁红着眼睛怒喝道:“马阔!你他娘的想要干什么?”
 
    马阔咧开嘴冷笑道:“干什么?当然是要干你!连老三,你仗着自己是这殇邙山的老资格,抢老子的生意可不是一次两次了,这次老子就送你去见阎王!”
 
    话音落下,马阔手中的巨剑轰然斩落,从踏步、拖剑、抬剑、斩,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,每一个动作都将劲力给发挥到了极致。
 
    只是寻常的竖斩,一分的力量却是能让他发挥出三分来,比那野路子出身的盗匪首领强太多了。
 
    这一剑落下,盗匪首领因为肩膀被楚休所伤,无法双手握刀,虎头夺金刀直接被斩飞,他想要逃脱,但那马阔的身法却是灵活无比,直接追上去,一剑将其拦腰斩断。
 
    甩了甩剑上的鲜血,马阔回头冲着楚休森然一笑,他身边的高备已经被方才马阔一剑把人斩成两截的那一幕给吓到了,看到这笑容顿时就是一哆嗦。
 
    楚休只是对着那马阔拱拱手道:“这次多谢好汉出手相助了。”
 
    马阔拖着重剑走过来狞笑道:“小子,你就不怕我黑吃黑?”
 
    楚休一摊手道:“马寨主应该知道我的身份,我许诺给你的条件你也看到了,杀了我顶天能得到几千两银子,但不杀我,你们得到的可是各种精炼矿石,起码可以让你的手下把那些破铜烂铁全换一遍。”
 
    之前月儿鼓动楚休走元宝镇,从那时候楚休便能猜到,他那位二娘下手可是足够狠辣,就算是对他这种几乎没有继承家主之位可能的庶子也是丝毫不留情,多半是不想让他回到楚家了。
 
    所以之前楚休便让高备去殇邙山走一趟,他二娘能花钱让盗匪杀他,那楚休便能让盗匪来保他,反正都是花钱的买卖。
 
    只不过楚休的身上的银子可不多,所以他便许诺给那些盗匪一些精炼的矿石,这些都是楚家在南山矿区的特产,也是楚休现在唯一所掌握的一点可怜的权力了。
 
    马阔有些狐疑道:“你当真没骗我?据我所知,你们楚家开采的那些精炼矿石可都是有数的,你舍得给我?”
 
    出来当盗匪自然也是要有装备的,他手下兵器不缺,但却都是些寻常铁匠打造的刀剑,而楚家的南山矿区出产的那些精炼矿石才是真正的珍品,用来锻造利刃用的。
 
    这次他会出手除了来劫杀楚休的是他的老对头外,还因为楚休开出的条件的确是让他很心动。
 
    楚休淡淡道:“马寨主,今天这些人为什么来杀我你应该知道,楚家都有人想让我死在外面了,我还会为楚家心疼物资?”
 
    说着,楚休直接拿出一张纸交给了马阔道:“这是我的手令,上面有我的印鉴,马寨主派人拿着它去南山矿区,直接可以用低价拿到一批精炼矿石,当然动作要快,现在南山矿区我还是管事,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可就不是了。”
 
    拿到了东西马阔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嘟囔道:“你们这些大家族狗屁倒灶的事情就是多,不过你小子倒是干脆利落的很,以后有这好事还可以来找我,反正都是杀人,我祁连……我马阔麾下的人可是都利索的很。”
,他们为什么会来帮楚休?这些月儿怎么想也弄不明白。
 
    这时马车忽然被掀开,看着楚休登上马车,月儿立刻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 
    “公子,那些盗匪都被击退了吗?”
 
    楚休将手放在月儿的脸上,摸着那光滑细腻的脸蛋道:“当然都被击退了。”
 
    就在月儿刚松了一口气时,楚休的手却是顺着月儿的脸向下滑落,掐在了她的脖颈上,缓缓用力。
 
    楚休将脸凑到月儿的脸前,淡淡道:“盗匪被击退了,我也没死,你很失望是不是?”
 
    看着那近在咫尺,熟悉但却十分的陌生的脸,月儿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道:“公子说笑了,盗匪被击退了是好事,奴家怎么可能失望呢。”
 
    楚休冷笑了一声,掐着月儿脖颈的手越来越紧,直到对方面色已经通红,挣扎着吐不出一个字来后,楚休这才松开手,冷冷道:“真以为我是白痴不成?说说吧,我那位好二娘究竟花了多少银子请出的这盗匪?”
 
    月儿的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,她哆哆嗦嗦道:“公……公子,你都知道了?”
 
    感觉楚休的手又开始缩紧,月儿连忙道:“我说!公子我全都说!二夫人花了一万两银子请来的这些盗匪!”
 
    楚休冷笑了一声道:“一万两银子,好大的手笔啊!我那位二娘就这么恨我,为了不让我回到楚家,宁肯花一万两银子来劫杀我?”
 
    月儿小心翼翼道:“二夫人说了,公子你一直都死心眼一样的站在大公子那边,早晚要坏事,再加上她最近拉拢到了四公子,正好把公子你除掉,以绝后患。”
 
    楚休听到这话也是有些无语,他这具身体,以前的楚休的确是干了许多的蠢事。